奶糖biu

HDDP_先锋炮手

一个内心吵闹的暴躁老姐

【长得俊】秘密1-2

秘密

♡学弟橘×学长柚
♡学院abo
♡请勿上升正主
♡萌属于正主,ooc属于我

3     4-5     6

番外  是谁抱了我的奶油小面包

01
  林彦俊有一个小秘密,谁都不知道。
  他喜欢一个人。
  那实在不是美好的一天,他的运气跌破头十八年的倒霉总值,简直烂到爆表,先是被天气预报坑惨穿得超厚出门热得汗流浃背,然后是行李箱的轮子半路坏掉只能用蛮力拖拉,最后在新宿舍门口被人踩脏了白鞋子脚趾痛得像断掉,林彦俊本来就不是太好的心情降到冰点,气场黑压压的像座黑面神。学姐学长们热心的簇拥着新同学,唯独他身边空荡荡的,谁也不敢靠近。
  他天生一副凶神恶煞的脸,信息素味道也是嗅起来就很不好惹的烈酒伏特加,发脾气的时候简直辣到呛鼻子。高年级的omega学姐出于友好想要帮助他,没等靠近就被吓退了脚步,林彦俊一眼瞪过来,从脸色到气味都在说着“离我远点”。
  Alpha天性好斗,对omega一向充满保护欲,林彦俊释放信息素恐吓omega无异于挑衅,眼看几个alpha已经捏着拳头准备冲出来一战,尤长靖却在这时候出现了。
  他顶着浓烈得令人不适的alpha信息素颠颠的跑到林彦俊身边,穿着简单的白T,腰上系着一件厚厚的白色外套,一头棕色的小卷毛,皮肤白得透亮,额头和鼻尖挂上一小串亮晶晶的汗珠,笑容大大的有点晃眼。他笑嘻嘻的接过(抢过)林彦俊的行李箱,“同学,我帮你拉一会儿,你喝杯水凉快一下吧。”
  加了冰的柠檬红茶被硬塞到林彦俊手里,尤长靖对他黑沉的脸色视而不见,一手拉行李箱另一手在衣服口袋里摸了摸,随即将一包绿茶香味的手帕纸强行塞到林彦俊手里,然后朝他友好的笑了笑。
  “擦擦汗。”
  明明是亲密到有点唐突的行为,却因为他的笑容意外的不令人生厌。
  林彦俊身上的气息渐渐和缓下来,尤长靖顺势朝着周围的剑拔弩张的alpha同学笑了笑,笑眯眯的说,“没事了,没事。大家冷静,冷静”,虽然没有omega气息,但人畜无害的可爱兔牙显然也很有用。
  同学们也不想惹事,终于各自散了,空气中混杂的信息素渐渐稀薄下来,林彦俊的冰块脸也随即缓了一缓。
  他正想道个谢,尤长靖却突然收了笑脸,恶狠狠瞪了一眼他,“信息素给我收好!你以为这是alpha学院么?!在场这么多omega!害我朋友发情要你好看!”
  小个子瞪着眼睛,仰头看着林彦俊,表情是够凶了,可惜气势不够。
  逞凶斗狠完全不适合棕色卷卷毛大眼睛小个子的beta,但他眼角眉梢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凶悍居然比甜腻腻的笑容更好看一点。
  被恐吓了的林彦俊突然觉得心情好了一点,连脚趾痛也不觉得,嘴唇向上扬了扬,就露出一个又圆又深的酒窝来。
  尤长靖被他笑得头皮发麻,嘟哝一句“有毛病耶”甩手扔下行李箱,拉着他高高瘦瘦的omega朋友走掉了,系在腰上的白色厚外套随着他的步伐一扭一扭。
  他一定也是被天气预报骗到了。
  林彦俊摸着鼻子笑了笑,笑完了又觉得没什么好笑。想了想又觉得有点好笑。
  林彦俊笑着看他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内,低头看看被扔在原地沾了一下子泥土的行李箱,突然意识到,没有洁癖发作反而无缘无故保持笑容的自己不太对。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溢出汗液的掌心,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
   母胎单身的酷盖林彦俊,居然喜欢上一个beta。
  该死的一见钟情。
  林彦俊头18年自诩特立独行,从来不肯落入俗套,却做了言情小说里最烂俗的一件事——暗恋。
  见鬼了,无论多么香甜的omega在侧也岿然不动的林彦俊,居然爱上一个长相普通,气味普通,身材普通,一切都普普通通的beta!
  林彦俊想不通。可他鼓噪的心告诉他,这个人,让他有点心动。

02
  打听到尤长靖的名字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大名鼎鼎的文艺部部长,学长学姐提到他时总会感叹一句,“被天使吻过的声音”。
  林彦俊一向对这种超脱现实的彩虹屁无动于衷,直到新同学陈立农将去年迎新晚会尤长靖表演的视频发给林彦俊林彦俊才意识到传言非虚。
  尤长靖的表演非常高级,从唱功到表情,一切都无懈可击。他很懂得将自己的感情融入声音,每一句都有难以言喻的深情。
  尤长靖望向前方,眼神忧伤得像是要破碎掉了一样,他轻轻的唱“太爱了”。
  林彦俊听见自己的心脏重重鼓动了一下,有点鼻酸的冲动。
  镜头转向观众席,许多女性omega在拿着纸巾擦眼泪。
  尤长靖继续唱,“所以我,没有哭。”
  他真的没有哭,还朝着镜头微笑,但他仿佛比哭了的人还要难过。
  尤长靖的歌声总能碰到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他唱的歌有触角,有心跳,有灵魂,所以无论唱什么都会很好听。
  然后林彦俊就打脸了。
  台下似乎有人信息素失控,尤长靖在台上看得轻轻楚楚,显然是有点吓到了,为了“缓和”被这首歌搞得很失控的气氛,他居然当场表演了一个一点也不潇洒的《潇洒小姐》。
  悲伤的气氛被打破,情绪化的女性omega和充满保护欲的alpha都冷静下来。
  台上的尤长靖终于松了口气,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刚才都干了什么,羞得满脸通红,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林彦俊按了暂停键,将尤长靖羞涩的笑容定格在电脑上。
  他想,世界上真的有天使哦。
  真的哦,这到底是什么马来西亚版的小天使啊。
  哦,还有刚才那段,到底是什么马来西亚味儿的搞笑rap啊。
  陈立农正提着零食进来,见新室友盯着屏幕满脸痴汉笑,好奇的过来看看电脑屏幕,又看看林彦俊,“你喜欢尤长靖学长哦?他可不好追哦。”
  林彦俊挑眉,“嗯?你有听说什么?”
  “也没什么啦。就是这场迎新晚会啦,你也看见了,下面信息素乱的不得了,学长一点都没有受影响,他没有公开性别,但大家都默认学长是beta。结束之后好多人追学长,什么性别都有,还有超优质的alpha哦。学长都拒绝了,明令说不喜欢alpha。他们有和我模仿学长当时的语气。”陈立农耷拉着下垂眼,表情烦躁又无辜,故意拉长声线,学着嗲嗲的马来西亚腔带着一百分的抱怨大说,“你们alpha不要再来找我了,我绝对不会考虑的。”
  模仿的太像了,简直像尤长靖亲口在说这句话。林彦俊瞬间收回了笑容,脸色变得超臭,身上透出酒精的刺激气味。
  同为alpha的陈立农不适的揉了揉鼻子,林彦俊余光看到,控制了一下情绪,慢慢收敛的气味。
  陈立农摸摸下巴,说,“你以前是在alpha学院吧?”
  林彦俊点点头。
  “一点都不懂收敛气味,你这样不行耶。我有听说学长对alpha蛮凶的。”
  林彦俊回忆了一下那天朝他瞪眼睛的小个子,又笑出酒窝,点点头,“好像是蛮凶的。”
  “哦~”陈立农点点头,满脸八卦。“你知道哦~”
  “喂,不要这样,我和他不熟。”
  陈立农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什么?我可什么都没说哦。”
  林彦俊懒得理他,陈立农却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讲真的,你想追学长么?”
  “怎么样?”
  “我可以帮你耶?”陈立农信誓旦旦的点头,“我有加入音乐社,学长是音乐社社长来的,接近他会比较方便。”
  “不用了。”
  “为什么?”
  林彦俊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我也入了。”
  “这种事,还是我自己来比较好。”他对着镜子端详了一下自己的脸,挑起一边唇角坏坏的笑,“而且你说追求?我这种级别大概不用吧。”
  够信誓旦旦哦。很有胆。
  陈立农摸着鼻子想,林彦俊真的是个对自己的魅力深信不疑的自恋的家伙。
  嗯,还真的有点帅呢。

  但他的臭屁让陈立农有点不爽,所以他决定不要告诉林彦俊这个秘密。
  尤长靖是自己表哥。
  而且,尤长靖十七岁时,分化成一个奶油味的omega。

Tbc……

评论(35)

热度(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