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biu

HDDP_先锋炮手

一个内心吵闹的暴躁老姐

【长得俊】秘密 3

秘密

03
  和尤长靖混熟并不需要废很大的力气。他本来就是个温和好相处的人。
  虽然之前对林彦俊有过那么一点小偏见,社团点名时看到他黑压压的坐在后排,一度以为他是来恶意报复,果不其然,第一个社团活动结束的傍晚,尤长靖就被一脸凶相的林彦俊堵在教室门口。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看起来很凶恶的alpha并不是来找他干架,只是别扭又认真的解释,不是故意引起骚动,只是以前在alpha学院习惯了使用信息素而已。以后会注意改掉。
  尤长靖深深松了一口气,将探进裤袋握住电击棒的手默默抽出来。
  连道歉也搞得这么吓人,这位林学弟的情商大概是绝无仅有了。
  尤长靖有点想发脾气,但林彦俊仿佛等待审判般的眼神望过来,他就彻底熄火了。
  骄傲的人示起弱来杀伤力大概是普通人的几倍,男性alpha收敛了信息素温和了眉眼,看起来又歉意又诚恳,尤长靖就算再刻薄也完全找不到理由要继续讨厌他。
  他摆了摆手,苦笑着说,“没事啦,以后注意一点。这里omega很多。”
  林彦俊“嗯”了一声,嘴角微微上扬,颊边露出两个又深又圆的酒窝。

  冰释前嫌之后,友情开始迅猛发展。
  尤长靖本来就是个尽职尽责的好社长,林彦俊同学虚心好学,被指导的时间总要比别的社员更多一些。
  林彦俊也确实很优秀。他会唱歌会写歌,很有天赋又够努力,长得好看又不勾搭omega,脾气不好也从没有和其他社员起冲突,还有好好的克制本能收敛信息素不引起混乱。
  他的冷面并不影响omega为他疯狂,这一届的迎新晚会,他登台唱了一首《爱你》,撩拨得会场大半少男少女心神荡漾。
  不怪他自恋,他真的是那种帅气到会让alpha也崇拜的人。
  而他心仪的小卷毛beta却只朝他竖了竖大拇指,开开心心的喊,“林彦俊!林彦俊!你唱的好棒!好好听!”然后转头朝陈立农笑出两排牙齿,笑眯眯的与他聊天。
   有点气。
  再加上最近的事情,就更气。
  林彦俊看向陈立农的眼神开始变得没那么善意。
  陈立农只觉得背后一道灼热的视线,让他头皮有点刺刺的,一回头,林彦俊用杀人的目光盯着他看。
  ???
  无缘无故的,朋友,你有事儿么?
陈立农决定先发制人,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林彦俊, “我觉得今天你怪怪的。”
  林彦俊没回话,但陈立农敏感的捕捉到,他瘦削的侧脸突然鼓起一个小包。
  他在咬牙。
  陈立农心里嘲笑了他一下,故意火上浇油,“哎你今天晚上没有出去见学长耶。”
  林彦俊果然刷地变了脸色。陈立农无情的戳到了他的痛脚。
  他被隔离了。
  陆定昊不许尤长靖见他,尤长靖也很听话的不肯见他。
  但这件事他是绝对的无辜。一咪咪的错都没有。
  尤长靖很贪吃,而且很容易发胖。两个月后有大型文艺汇演,全程录制。为了上镜好看,尤长靖被迫开始减肥,由陆定昊严密把控。
  吃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一日三餐都是水煮青菜,无油无盐,尤长靖吃到小脸蜡黄,说话有气无力,看到白米饭都要积着两泡眼泪,馋得口水潺潺。
  林彦俊完全不明白他根本不胖为什么要减肥,每晚瞒着陆定昊带尤长靖出去吃东西。
  尤长靖见“饭”眼开,看林彦俊比看什么都开心,“林彦俊”这个名字也渐渐常驻在他口中。
  吃饭吃得香喷喷的尤长靖也比平时更加可爱。林彦俊非常骄傲自满,自以为很聪明的掌握住尤长靖的死穴并且压死死,变本加厉的给尤长靖加餐。
  一个月下来,不仅一点没有瘦下来,反而吃得腿粗腰壮屁股圆,更像一个软绵绵的白面大馒头。
  陆定昊暴跳如雷,把尤长靖从头到脚训了个遍。可林彦俊对着卷毛小个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看都觉得,明明就很可爱刚刚好一点也没在胖的。
  就因为这个不让见面是不是过分了?
  林彦俊觉得自己的努力都要付之东流,非常生气。
  陈立农看他脸色越来越臭,宽慰他,“我觉得你和学长进展很顺利诶。”
  完全没有。
  真的没有。
  虽然他们这阵几乎形影不离,但林彦俊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暧昧的情愫,“我觉得我是陆定昊二号,他喊陆定昊和喊林彦俊都完全没区别。”
  “他马来西亚腔喊谁都一样啦!这个也要计较?!”
  林彦俊摇头,非常冷静的说,“我是指他拿我当兄弟,我对尤长靖没有性吸引力。”
  屁的没性吸引力。alpha都跪在你的脚下唱征服你哪里来的自信说自己对omega没有性吸引力?你的自信呢?瞎了么?
  陈立农反驳,“可是他夸你很帅!你演出那天,他一直拉着我说林彦俊好帅!他可从来没有夸奖别人帅诶。”
  林彦俊摊手,“说我帅算什么夸奖,难道不是陈述事实?”
  而且帅这个定义真的很模糊,食堂叔叔夹给他叉烧肉吃他也会说“叔叔好帅”。
  倒是他对陈立农会更与众不同,林彦俊挑挑眉,“我有记得他也有夸奖你可爱。”
  “可爱”这个词对alpha来说可不算是夸奖。
  林彦俊的表情带着挑衅。他故意的。
  陈立农:……
  真不想理他。连助攻来的表弟也要当情敌。
  林彦俊搓搓下巴,很认真的分析,“我现在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尤长靖可能喜欢女性。”
  陈立农:……
  不可……啊,算了,可能是吧。别解释了。
  气氛沉默了下来,林彦俊眉头紧锁,若有所思。
  门外突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隔壁同学伸头进来,“林彦俊,宿舍楼门口有人找。”
  本月本日的第四次。
  林彦俊仍沉浸在悲伤里,头都没抬一下。“不见。”
  陈立农轻车熟路的剥开窗帘,几个女孩等在宿舍楼底下。晚风有点冷,女孩们裹紧身上的针织衫来回跺脚,不时仰脸朝他们这一扇看,怀里紧紧抱着一些暖色系不明物品。
  陈立农有点不放心,“很晚了,你和她们说一声让她们回去吧,这里都是alpha,很不安全。”
  林彦俊眼皮都不动一下,异常冷酷,“不去。”
  铁石心肠。
陈立农却很心软,不忍心看着女孩子在宿舍楼下冻着。林彦俊稳如泰山,陈立农无法,只好亲自下楼去劝说那群女孩子回去。
  好说歹说十分钟,女孩子们终于肯走,陈立农抖了抖屋外带来的寒气将,他将一沓信纸递给林彦俊,“礼物我都让她们拿回去了,但这个,”他摇了摇信纸,“我不收她们就不肯走。”
  林彦俊眉头一皱,接过来顺手一扔,五颜六色的信封全部喂给了垃圾桶。
  陈立农仿佛看到了omega女性汹涌的眼泪,
  哦,烂人。
  这还是对omega充满保护欲的alpha么?这种类型会不会疼人不一定,搞不好会家暴的吧?!
  还是不要助攻了。表哥和他在一起搞不好要挨打。
  陈立农心里轻轻嘟哝。
  林彦俊皱起眉头,很严肃的看着他,“希望你明白一点,”他指指自己的心口,“我有喜欢的人。”
  “所以,不要擅作主张,替我收这种东西。”
  陈立农低垂的眼角一扬。
  林彦俊认真的时候似乎没那么可怕,好像还有一点可靠。最起码不是玩弄人感情的花心大萝卜。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把尤长靖是omega的秘密告诉他好安他的心,就听那边林彦俊继续说,“就因为你总收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你喜欢的omega不喜欢你,你不喜欢的omega缠着你,懂么?善良可爱的小男孩。”
  Ok,懂了。
  林彦俊,你还是自己追去吧。

评论(25)

热度(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