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biu

HDDP_先锋炮手

一个内心吵闹的暴躁老姐

【农坤】不说喜欢 终

♡完结章

     

    07
   
    “嗯,现在已经没事了。”蔡徐坤低声说,“医生说是炎症引起的发热,还有点低血糖,需要输液。我们今天可能会晚点回去,大家不要担心。”
   
    电话那边开了免提,队员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要他们注意安全,蔡徐坤耐心的一一回过,嘱咐他们好好训练早点休息之后就挂掉了电话。
   
    屏幕退回到他方才搜索过的页面,挂在顶端的图片明晃晃的照进他的眼睛,灼眼的红色令他尝到一点刺痛。蔡徐坤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原本还带着笑意的嘴角渐渐抿下去。
   
    他装作不经意的回头张望了一下,staff姐姐正在不远处和医生说着话。医生正温和的向她解释着什么,一边说一边合上了手里文件夹,脚步向左调转,似乎已经讨论结束准备离开了。
   
    蔡徐坤迅速低头点了几下屏幕,将刚才那条搜索记录彻底删除,再抬头时,staff姐姐正大步的朝他这边走过来。
   
    蔡徐坤将浏览器退出,按灭手机屏幕,两步迎过去,将手机递还给staff姐姐。他略带歉意的轻声说,“姐姐,你的手机好像被我用没电了。”
   
    staff按亮屏幕看了一眼,电量果然显示在可怜的5%。她摆手,“啊,不是不是,是我昨晚忘记充电了!充电器在车上,我去取一下。”
   
    “嗯,”蔡徐坤乖乖的点头,低头看了眼腕表,时针正好指向六的位置,是晚饭时间了。
   
    他对急匆匆的staff说,“姐姐你不用着急,先去吃个饭吧。这里蛮隐蔽的,不会有问题,我看着农农就行了。”
   
    可能是考虑到他们的身份问题,护士小姐帮忙安排的这间病房在单独的区域,又是在隐蔽的拐角处,离其他病房都比较远,方圆几十米只有陈立农一个病号在这边输液。
   
    Staff姐姐的脸上带点犹豫,蔡徐坤知道她在担忧什么,轻声说,“放心啦。这瓶药好久才能输完,时间来得及。而且我出去吃饭不方便,也要麻烦你顺便帮我买一点回来。我就在这好好照顾他不会乱跑的。”
   
    Staff终于被劝服,“好吧。你不要乱跑,千万不要被认出来。”
   
    蔡徐坤立即将黑口罩拉上去,头发拨了拨。黑色布料遮挡住他精致下半张脸,额发碎碎的垂下来遮挡住他星子一样明亮的眼睛。“这样可以嘛?”
   
    Staff噗嗤一声笑了,“也不用这样啦,看起来更奇怪。” 她将热水袋递给蔡徐坤,嘱咐他,“护士说药水有点凉,打进去血管会痛,你用这个帮他温一下。千万别乱跑,我很快回来。”
   
    蔡徐坤点头,“好。”
   
    staff姐姐小跑着离开了他的视线,蔡徐坤带着笑的唇角渐渐垮下来,他沉默地坐在病房门口的长椅上,手支在膝上,十根手指交叉着拧在一起。
   
    沉默片刻,他深深的低下头,将额头抵在自己的手上,再抬起头的时候,眼角已经氤氲着红了一片。
   
    蔡徐坤轻轻推门进去病房,屋子里面没有开灯,夕阳的余晖已经所剩无几,最后一点慵懒的暖黄色光线从窗外洒进来,止步在陈立农的床前。
   
    陈立农软绵绵的窝在被子里,右手连着透明的输液管,连昏暗的光线都不能掩盖他脸色的苍白。他额上有细密的汗水,眉头微微起皱,标志性的下垂眼紧闭着,嘴唇干裂起皮,唇纹间还有干涸的血迹。
   
    棉被遮挡了他高大的身形,让这张原本就具有欺骗性的脸更显得幼态。
   
    蔡徐坤探了探他额头试温度,却敏锐的捕捉到他眼皮下轻轻滚动了一下,连带着睫毛也跟着轻微的抖动。
   
    他是醒着的。蔡徐坤瞬间意识到。
   
    超级农农向来成熟稳重,没想到面对他时居然会有“装睡”这样的鸵鸟心态。
   
    蔡徐坤不想拆穿他,兀自摸了摸他埋着针的右手,果然是冰凉一片。他小心翼翼的将热水袋缠上冰凉的输液管,放在陈立农的手边,然后握住了他冰凉的手,俯下身,轻轻吻了吻陈立农的额头。
   
    陈立农听见他低声说,“晚安呐,农农。”温暖的吐吸很近的滑过他的耳垂和脸颊,然后带着甜蜜香气的柔软触感就轻轻降落在他的嘴唇上。
   
    这是什么?
   
    是吻么?
   
    陈立农的脑子轰的一下,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这一瞬间全部奔流到心脏,耳边只有自己“噗通噗通”的剧烈心跳。
   
    他居然不敢睁开眼睛。
   
    是梦吧。否则他这辈子怎么可能有机会与蔡徐坤呼吸相融,鼻尖相抵,嘴唇相贴。还是他主动。
   
    这是连梦都不可能出现的梦境。
   
    陈立农向来隐忍自制,亲吻蔡徐坤是他梦里都不敢有的放肆。
   
    细碎的吻缠绵着落在他的嘴唇上。那触感湿润,柔软,温热,带着馥郁的玫瑰香气,还有一点被稀释过后的咸。美好到令人胆怯。
   
    但直到那双嘴唇离开,陈立农也没有勇气睁开眼睛,亲自看那么一眼,问那么一句。
   
    喉咙处又传来熟悉的痛楚,陈立农不想在蔡徐坤面前吐花,他牙关紧咬,勉力压抑,心底一片冰凉。
   
    他并不会被这个吻治愈。这是他不肯说的原因之一。
   
    暗恋了别人的人因爱之不得而郁结成疾,从口中吐出花瓣,只有相爱的人的亲吻才能令人不药而愈。
   
    花吐症不是靠怜悯和施舍就治得好的疾病,就算坤坤亲吻他,他也不会因此而病愈。
   
    因为他得不到的不是吻,而是爱。
   
    一个吻终于结束,陈立农依旧紧紧闭着眼。尽管百般不舍,他只能选择放任蔡徐坤的嘴唇离开。
   
    喉咙里的刺痛越来越厉害,咳嗽的欲望已经攀到顶峰,马上就要难以控制。陈立农紧紧咬着牙,脖子上的青筋隐隐跳动,可他已经无暇顾及他怪异的模样会不会引起坤坤的怀疑,只想鸵鸟到底。
   
    他不知道蔡徐坤在做什么,只听到一点奇怪的细微声响夹杂着衣料摩挲过的声音,然后一个轻轻软软的东西被放进他摊开的左手手心。
   
    陈立农的脸憋到通红,手指用力到关节泛白。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心力无法分辨蔡徐坤在做什么,忍住咳嗽已经花光了全部的力气。
   
    终于,蔡徐坤离开了他的身边,脚步声越来越远,在他即将咳嗽出声的前一秒,响起了开门又关门的声音。
   
    陈立农压抑的咳嗽了一声,很轻很轻。他试探着眯起眼睛,屋子里果然只剩他一个人。
   
    他终于不必再忍耐,迅速坐起身子,顾不得右手还在输液,捂着嘴巴痛快的咳嗽出来。
   
    熟悉的触感摩挲着他的掌心,却来自本应该空荡的左手。他摊开手掌,一片深红色的玫瑰花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他摊开掌心,右掌心躺着一片一模一样的深红色花瓣。
   
    陈立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视线忽的转到门口,门扉紧闭,玻璃被磨砂纹路遮挡,只能看到一片黑色的模糊身影。
   
    但他知道那是谁。他知道这个他在心底早已描摹过千百遍的身影属于谁。
   
    陈立农后知后觉的咧开嘴笑了一声,笑声还未出来,眼泪却率先一步顺着他的脸颊滑下脸颊。
   
    蔡徐坤只字未提,却让陈立农无比明晰的感受到来自他的爱意。
   
    所以说,坤坤,你也是喜欢我的么?
   
    陈立农抹着眼泪,完全忍不住抽泣的声音。泛滥的眼泪让他有点挂不住面子,被子一掀将自己裹进黑暗里缩成一团。被他刻意忽略的惶恐不安终于一股脑的涌上来,他压抑不住地痛哭出声。
   
    如果没有花吐症,这对他来讲可能会是一个意外之喜。可如今,他已经病入膏肓,这份爱意就成了他的劫后余生。
   
    他们是偶像。承载着巨额的梦想和千百万人的喜爱,未免偶像失格只能对情爱避之不及。他答应过要做个心无旁骛的追梦人,即使喜欢得要了命,也要闭紧嘴巴一个字都不许泄露。
   
    他不由自主的喜欢上蔡徐坤,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追求什么,也从来没有奢望过得到回应,用朋友的身份相处就已经满足。
   
    他从没想过,自己也有一天能够被蔡徐坤以想要亲吻的方式喜欢。  
   
    房间里传来压抑的抽泣声,蔡徐坤将手贴在玻璃上,隔空抚慰着那个抱头痛哭的大孩子。
   
    安慰他就像安慰自己。
   
    他也一样,喜欢了很久很久,忍耐了很久很久。靠着浅薄的慰藉,熬过很多个孤枕难眠。
   
    现实并没有给他们恋爱的余地。连他从未关严实的门缝里听见来自陈立农的那句哽咽的求吻,都只能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他理解陈立农的犹豫挣扎彷徨迷惘。他能懂陈立农所有的言不由衷。
   
    所以,什么也不必问,什么也不必说。
   
    沉默的接个吻吧。
   
    屋内的人止了哭声翻身下床朝他这里走了过来,一只汗津津手掌贴在玻璃上,白皙的底色上是被汗水晕得乱七八糟的“喜歡你”。
   
    蔡徐坤笑了笑,隔着玻璃,将自己的手掌印了上去。
   
    不说喜欢。
   
   
   
    尾声
   
    陈立农终于活蹦乱跳的回归了,Justin却对他如何病愈没有任何的疑问。
   
    当某个夜晚,蔡徐坤敲开他的房门问,“Justin,你那天捡到的玫瑰花瓣可以送我么?”的时候,当他在蔡徐坤房间发现被琥珀封存的玫瑰花瓣吊坠的时候,机智的Justin已经洞悉了所有的剧情。
   
    温州小机灵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我改id和头像了,从一吱米兔变成了奶糖biu。但我还是我。)
(最后写的很模糊,嗯,孩子们年纪都太小,本妈妈其实不打算让他们谈恋爱。)
(Dbq文笔有限,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7)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