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biu

HDDP_先锋炮手

一个内心吵闹的暴躁老姐

【长得俊】欺负


    ♡6000+小甜饼 一发完
    ♡现实向
    ♡xxj恋爱
    ♡没有现实依据全是我的脑补请不要上升正主
    ♡萌属于正主ooc属于我
    ♡文中制霸有讲两个鬼故事,请胆子小的小姐妹注意,不要吓到。

    时间线:刚进香蕉。不太熟。
   
  
   
   
    林彦俊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他的新室友尤长靖怕黑且怕鬼。不是普通的怕,是很怕很怕会吓到哭的那一种。
   
    起初他并没有发现。可能是因为他对尤长靖本人没什么好感的缘故,对于尤长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害怕什么,他完全不了解也没有很在乎。
   
    直到队友扮鬼把尤长靖吓到飙泪,晚上睡不着用棉被把自己卷成一团抖得下铺都在震动的时候,林彦俊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原来他在宿舍看恐怖片,听恐怖故事、恐怖童谣的时候尤长靖从不回来并不是因为他热衷练习,只是因为,他害怕。
   
    作为一个男人胆子小到这种程度,林彦俊有在心里偷偷嘲笑他。当被林妈妈问及和新室友相处得怎么样的时候,除了对新室友“不讲卫生”这一块的吐槽以外,胆子小很不man这一点也被林彦俊狠狠吐槽过。
   
    “男人怎么可以怕黑怕鬼?我国小一年级的时候就可以一个人看恐怖片了,他这样子很不ok。”
   
    林妈妈被他逗到笑痛肚子,“哪有?小尤明明很可爱啊!反而是你,你很无聊诶!从小什么都不怕,让我这个当妈妈的少了很多乐趣。像是‘俊俊不要怕,麻麻保护你’这种话,妈妈从来都没有机会说,好遗憾哦。下次再有这种事,你记得叫小尤打电话给我。”
   
    ???
   
    林彦俊黑人问号脸,“妈?!他有自己妈妈好不好?怎么会打电话给你?”
   
    “他给家里打电话会很贵诶,往国内打会便宜啦!还有你!你明明都知道他害怕,怎么都不安慰一下人家,居然还嘲笑他!是你太不温柔了,怎么可以欺负弟弟?妈妈要批评你!”
   
    听到“弟弟”这个字眼,林彦俊嘴角抽搐了一下,很不服气的小声说,“什么弟弟?他比我还大一岁……”
   
    “厚!比你大又怎么样?妈妈有教过你欺负哥哥么?”
   
    对话朝不可预测的方向扭转过去,林彦俊默默闭上嘴。
   
    以后还是少在妈妈面前提起尤长靖,这小子真的很会圈妈粉,很可怕。
   
    林妈妈还在对他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一个人是不是勇敢才不是靠这些来判断的,你都不敢用手抓蜗牛但是我敢,难道我要因为这个嘲笑你不man么?勇敢不是什么都不怕,而是鼓起勇气做自己不敢做的事情,你懂不懂哦林彦俊?”
   
    林彦俊被莫名其妙开始的说教搞到头痛,嘴上很认真的说“知道了知道了,”其实心里还是很不服。
   
    不好意思,男人被鬼吓到哭,就是很不ok。
   
    林彦俊说这话的时候也没想到,他对尤长靖的印象会迅速改观。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晚上。外面下着小雨,清凉的雨水稀释了暑热,把这一天变成适合练习的天气。
   
    练习室的空调因为使用频繁而坏掉了,最快也要明后天才可以修好,于是酷热令运动变成了痛苦的事情,好不容易赶上宜人的温度,林彦俊赶紧追赶舞蹈进度。
   
    他跳了一整晚,繁重的练习加速了能量的消耗,他终于感觉到乏累,肚子不时咕咕的抗议。
   
    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林彦俊犹豫片刻,把衣服摊开铺在地板上,想躺着休息一会再练习,可是这样躺着有点太单调,林彦俊从背包里翻出手机播放音乐。
   
    疲惫令炸耳的饶舌变成催眠曲,林彦俊静静躺了一会儿,眼皮越来越沉,不一会儿就完全合上,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懒洋洋的睁开眼睛。
   
    入眼是一片浑浊的黑暗,手机外放的音乐从rap变成了恐怖童谣,跨过他大半个列表。他已经睡了很久。
   
    “林彦俊?!”吵醒他的罪魁祸首缩手缩脚的站在门边,黑暗令林彦俊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声音里的颤抖足够泄露他的恐惧。
   
    林彦俊意识还朦胧着,动了动干涩的嘴唇,没有回话,放在一旁的手机在大声的唱着,“有一天爸爸喝醉了,捡起斧头走向妈妈……”
   
    黑暗已经足够令尤长靖却步,再加上这诡异的歌声,他就更加不敢靠近。他手心都是汗,“咔咔”的按动着门边的开关,灯却完全没有反应。他心慌得很,朝躺在黑暗里不知醒着还是晕着的人更大声的呼喊了一声,“林彦俊,你还好么?!”声音已经惊惶到快哭出来。
   
    林彦俊皱了皱眉头,还沉浸在美梦被打扰的不适中。
   
    手机的歌声还在播放着,“爸爸啊爸爸砍了很多下,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妈妈的头啊滚到床底下,她的眼睛啊还望着我呢。”
   
    尤长靖第一次恨自己中文太好,居然把每一句歌词都听得清清楚楚。他怕到全身发抖,很想逃跑,但黑暗里的人更令他担忧。半天没得到回应,他鼓起勇气,哆哆嗦嗦的朝林彦俊走了过去。
   
    走廊的灯照不满整个房间,尤长靖百般不愿,终于还是被他最恐惧的黑暗牢牢包围了。
   
    林彦俊的意识终于慢慢回来,他着看一小步一小步畏畏缩缩向他挪过来的身影,不太开心的皱了皱眉头,“干嘛?”
   
    “啊啊啊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声音配着诡异的音乐,尤长靖被吓得一个激灵,失声惊叫出来。
   
    主唱的嗓子不是白长的,音量和穿透力都是一绝,纵使林彦俊有天大的胆子也被这一声吓到了,没好脾气的起身拉住他的袖子,“喂!”
   
    尤长靖迅速握住他的手,喘息凌乱,指尖发着抖,湿且冰凉。
   
    真的吓得很惨。
   
    林彦俊善心大发,快速将唱着“剥下我的皮做成了娃娃……”的手机调到静音,将手电筒按亮,对面的小卷毛果然吓到脸色惨白,眼眶都红了,抱着他一条胳膊瑟瑟发抖,满脸都是未消弭的恐惧。
   
    林彦俊问,“你过来干什么?”
   
    尤长靖终于缓过来,很凶的锤了一下他的肩膀,“你还好意思问?!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林彦俊抬手看了眼手表,忍不住“哇”了一声。
   
    11点半。他这一觉睡得够久的。
   
    尤长靖显然很生气,喋喋不休的指责他,“这么晚了还不回宿舍,给你发微信不回打电话不接!今晚停电又下雨,我很怕你出事情!”
   
    林彦俊看他一手拿着不断滴水的雨伞,裤子和鞋子上都是湿润的泥点,浑身都是潮气,终于后知后觉的问,“所以你就一个人来找我?”
   
    尤长靖语气还是很差,“是啦!这么晚了大家都睡了,我怎么好意思要人家起床帮我找人!?早知道你睡得那么香,鬼才要来找你嘞!”
   
    所以,是在担心我么?
   
    林彦俊微微侧目。原本就比他矮一些的人因为恐惧而缩成一团,两只手紧紧抱着他胳膊,像无尾熊抱着树干。他被迫用另一只手撑伞,不便利的姿势令他的肩膀很酸,而且为了照顾尤长靖还要牺牲自己的肩头。
   
    很重,很麻烦,看起来又很蠢,可林彦俊完全生不起嫌弃的心思,反而觉得尤长靖这样又怂又凶有点好笑。
   
    “尤长靖。”他轻声喊他,迎着那句凶巴巴的“干嘛啦”轻声回应,“谢谢你。”
   
    谢谢你惦记我。
   
    尤长靖的脸刷的红了,脸色变了变,好像在反省刚才并不温和的语气。他终于开口,“以后不要睡在那里了,很容易着凉。”
   
    林彦俊一本正经的点头,“好。下次我会提前给你打电话,记得来接我。”
   
    尤长靖果然炸毛,很凶的吼他,“没有下次了!你睡死在那我也不会去找你的!”
   
    林彦俊看他依然白惨惨的小脸,欣慰的想,胆小和勇敢真的是两码事。难为他这么胆小,还这么勇敢。
   
    但胆小的尤长靖再一次触到林彦俊的雷点。尤长靖刚回到宿舍就将自己脱光光,带着满身大汗飞快的爬上床窝进被子。
   
    林彦俊目瞪口呆, “你不去洗澡?”
   
    被子里传来了闷闷的声音,“我不要!我不要一个人待着!我现在脑子里都是刚刚那首歌,很恐怖!”
   
    林彦俊彻底无语,拿着睡衣进浴室洗澡。等他洗完出来,尤长靖还是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一首歌而已,要怕到什么时候?
   
    林彦俊无法理解,摇着头问,“我要关灯了?”
   
    尤长靖没回话,林彦俊心里叹了口气,“啪”的关了灯。
   
    黑暗明显会让尤长靖感到不安,他在上铺辗转反侧,带来的颤动和声响令下铺的林彦俊也睡意全无。
   
    “尤长靖!”林彦俊轻声喊他。
   
    就在尤长靖等他训斥自己老实点的时候,他听见林彦俊轻声地说,“要不要下来一起睡?”
   
    “嗯?”尤长靖以为自己怕到神志不清,居然会有这么诡异的幻听。
   
    下铺叹了口气,很无奈的说,“害你睡不着是我的责任。所以说,要不要我陪你睡?”
   
    “要!”
   
    尤长靖早就想爬床了,碍于林彦俊的洁癖一直不敢吭声。现在有人主动邀请,他还要客气什么?
   
    他雀跃的起身,抱着枕头飞快的爬下床,掀开林彦俊的被子就钻了进去。敏捷到不可思议。林彦俊还没回过神的时候,被窝里就出现了一个热气腾腾的白面大馒头。
   
    真的很占地方。林彦俊往里挪了挪,给尤长靖多腾出一点空间。
   
    可单人床说到底还是太狭窄了。尤长靖为了节省空间而侧躺着,但他光溜溜的后背仍然紧紧挨着林彦俊的手臂,体温在交换。
   
    太近了。近到可以闻到尤长靖身上很淡很淡的洗发水的味道。
   
    明明是同一款甜柚味洗发水,却被尤长靖的体温和体味蒸腾得更好闻。林彦俊忍不住吸吸鼻子。
   
    嗅闻的声音在黑夜里有点明显,林彦俊看见尤长靖的耳朵近在眼前,马上回过神来。
   
    他才不想被当成嗅男人体味的变态。
   
    林彦俊皱着眉头,掩饰着嫌弃,“你身上好臭。”
   
    “什么?哪有?!”尤长靖低头闻闻自己,一点没闻到奇怪的味道,很委屈的控诉,“是啦,我没有洗澡。你要是这么不情愿我回去好了。”
   
    他作势起身,被林彦俊一把拉回来,慌张中稳不住身形,正好跌在他的胸膛上。
   
    尤长靖的脸上带着不忿和委屈,林彦俊察觉到自己可能伤害到他了,有点内疚,很爽快的承认道,“对不起,我胡说的。你是香的。”
   
    噗通噗通。
 
  迎着他真挚的目光,尤长靖凶恶的眼神慢慢软化下来,心跳慢慢变快。他沉默了一会,将脑袋磕在林彦俊的胸口上,小声说,“你不要乱说话。”
   
    他好像是害羞了。林彦俊低头,借着月光,看见尤长靖的耳朵有点红。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越来越急促的心跳声在黑夜里显得尤为明显,尤长靖的耳朵越来越红了,连着耳朵的那一块脖子也在悄悄地变红。
   
    气氛变得有点诡异,林彦俊忍不住说,“你心跳很快。”
   
    尤长靖抬起头,睫毛扑扇两下,眼神游移着,有点闪躲。他小声说,“呃……我很怕。”
   
    Ok,好借口。
   
    林彦俊沉默下来。与尤长靖相贴的那部分皮肤开始变得酥麻发烫。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快,却来自令一个胸腔。尤长靖不服气的小声说,“你心脏跳得也很快。”
   
    林彦俊哽了一下,慢吞吞的说,“因为我很热。”
   
    热的原因不言而喻。尤长靖终于“啊”了一声,从林彦俊身上起来,乖乖躺好。
   
    沉默半晌,尤长靖终于再次开口,语气有点沮丧,“我知道你有在笑我啦。但没办法,我是真的很怕这些东西。我很会脑补,听到声音,脑子里会有画面。”
   
    林彦俊沉下脸,“所以呢?在我旁边还会怕?”
   
    “没有诶。”尤长靖呵呵的傻笑,“我觉得很轻松。你这么凶,鬼都会害怕的。”
   
    林彦俊不服气,“我哪有凶?”
   
    “没有么?”尤长靖理所当然,“我一开始觉得你很不好相处诶。”
   
    得了个“不好相处”头衔的林彦俊显然很不愉快,语气冷冷的问他,“现在呢?”
   
    如果他敢说不好相处,就把他赶回自己床上。
   
    尤长靖翻身面对他,眼睛在月光下显得尤其闪亮,“现在我觉得,林彦俊真是个大好人。”
   
    林彦俊第一次觉得,和这个麻烦又邋遢的室友住在一起身心舒畅。
   
    一夜无梦,除了第二天被尤长靖的大腿压到腿麻以外,这次“同床”还算愉快。
   
    很快,林彦俊就发现尤长靖的另一个缺点——他真的很会得寸进尺。
   
    当半夜被叫醒看见一个黑漆漆的人影站在床边时,林彦俊很努力的克制本能才没有一拳打出去。
   
    尤长靖抱着枕头,可怜兮兮的站在他的床头,“林彦俊,我睡不着……”
   
    所以呢?是又要借床的意思么?林彦俊冷眼看他,小卷毛毫不退缩,抱着枕头可怜兮兮的站在他床前。
   
    “我有洗过澡。一点都不脏的。”
   
    林彦俊打量他,从头到脚,从他棕色的发丝一直打量到他白皙圆润的脚趾头。
   
    尤长靖看到他的的目光,忍不住蜷了蜷短短胖胖的脚趾,“我有洗脚……”
   
    “洗的很干净……”
   
    他的目光太可怜了,林彦俊并不能若无其事。“上来吧。”
    
    反抗不了,就只好妥协了。
   
    这一借床就是整整十五天。尤长靖每天都把自己洗得白白净净香喷喷的窝在被窝里等他。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林彦俊本来是拒绝的,但尤长靖拿出他当初的承诺说事,“你说你要负责,你要陪我到我不怕为止哦。”
   
    林彦俊只好默默把异议吞回肚子里。
   
    早知道就不吓他了。
   
    人的习惯真的很可怕。即使是闷热的夏天,林彦俊也被迫慢慢适应了与另一个人体温交融,连带着慢慢习惯了每天被压在一条又软又重的大腿下,腿麻着醒来。
   
    第十六天,尤长靖不再爬床。终于享受到单人床的林彦俊却半点不觉得痛快,反而觉得床很大,自己很空。
   
      尤长靖趴在上铺笑眯眯的看他,“我现在不怕了,谢谢你哦。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啦!”
   
    林彦俊冷笑着想,没那么可怕?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他扬了扬眉毛,朝尤长靖摇了摇手机,“我耳机坏掉了,不介意吧?”
   
    尤长靖正在认认真真的啃鸡爪,用油腻腻的手比了个“ok”,而当他听到林彦俊手机里发出的声音之后,恨不得摇碎自己的脖子,再打断刚才比ok的那只手。
   
    林彦俊!在宿舍放鬼故事,你是想我被吓死么??
   
    可能真的是吧。
   
    尤长靖抱住胖胖的自己,在可怕的音乐下惊声尖叫,“林彦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关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彦俊哈哈大笑,坚持放到结束。
   
    当晚,他的被窝里果然结了一个干干净净香喷喷的大柚子。
   
    尤长靖很生气,“你真的很坏!吓唬我受苦的还不是你自己!”
   
    林彦俊摊手,“我无所谓啊。”
   
    他躺在尤长靖旁边,拿着手机刷微博,突然戳了戳尤长靖的腰,“我问你个问题?”
   
    尤长靖毫无防备,闭着眼睛点头。
   
    林彦俊心里坏笑,表面还要一本正经的说,“一个住13楼的女孩回家晚了,电梯又坏了,就打手机让妈妈下楼接她,妈妈下来了和他一起上了楼,当她们一起走到 12楼时,女孩的电话响了,传出她妈妈声音:“闺女,妈妈下来了,你在哪啊?”林彦俊语气阴森森的问,“所以,如果他妈妈刚下楼的话,她身边的是什么?那个人想干什么?怎么会和她妈妈长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尤长靖终于反应过来,抓紧了他的胳膊,使劲儿往他怀里钻,“林彦俊!你不要故意吓我啊!”
   
    林彦俊被蹭到痒痒肉,笑着按住不断扑腾的小卷毛,“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在晚上听鬼故事么?”
   
    尤长靖委委屈屈的问,“为什么?”
   
    “因为不仅人喜欢听,鬼也喜欢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彦俊!”尤长靖抬头,眼睛里投射出“凶光”。
   
    “你干什么啊!”
   
    “吓唬你啊。”
   
    没想到林彦俊如此理直气壮,尤长靖气到语结,半天才愤愤的开口,“林彦俊!你真的很喜欢欺负我诶!”
   
    林彦俊揉揉他的头,带着笑意轻声说, “欺负去掉。”
   
    “嗯,什么?”
   
    林彦俊无奈的叹了口气,耐心解释,“你刚刚那句话,欺负去掉。”
   
    尤长靖默念三遍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他什么意思,脸“轰”的一声红了个透彻。
   
    林彦俊弹着他的脑门, “懂了么?”
   
    尤长靖红着脸点头,“嗯……我也是啦。”
   
    林彦俊揉乱他的头毛。所以说嘛,这么容易被人搓扁揉圆,就不要怪别人欺负你啊!
   
    “给你讲个故事。”林彦俊轻声说,在尤长靖瞬间紧张着叫“不要”的时候暴力的捂住他的嘴巴。
   
    “从前有一个直男,他有一个非常精明的室友。单纯的直男被同寝室的小坏蛋套路,在一起睡了半个月,然后不幸弯掉了。”林彦俊感叹,“啊,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尤长靖不再扑腾着扒他的手,林彦俊也讲完故事,心满意足的放开了捂着尤长靖的手。他身下的小卷毛已经脸红到脖子根。
   
    林彦俊笑出酒窝,趁火打劫的点了点他的嘴唇,“还有,下次偷亲我的时候,记得把我脸上的口水印擦干净,我或许还可以装作不知道。”
   
    尤长靖“唔”的一声。用被子盖住滚烫发红的自己。
   
    啊……好丢脸。
   
    但是好幸福。。>∀<。
   
   
    后记
   
    参加偶练是很幸运的事情,但很遗憾,林彦俊并没有和尤长靖分到一个寝室。
   
    林彦俊很不满,他已经很久没有抱甜柚子一起睡觉了。
   
    而当他被扮鬼的工作人员套路的时候,饥渴已久的制霸灵光一闪,计上心来。
   
    他从房间里出来,故意摆出沉重悲伤的表情,拍了拍尤长靖的肩膀,“他们真的很用心,很感人。你做好准备,我怕你到时候会哭。”
   
    语气太真挚了,连碰巧听到的陈立农都表示,难道我们录制的内容不一样。黑人问号脸。
   
    而当尤长靖走进录制间的时候,陈立农在林彦俊脸上看到了如愿以偿的恶魔的微笑。机智的超级农农一瞬间洞察了他的恶作剧。
   
   
    “你都不怕长靖生气哦?”
   
    林彦俊信誓旦旦的摇头。
   
    再生气又怎么样,晚上还不是一样乖乖爬上小爷的床。
   
    而事后,陈立农却在尤长靖那里得到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尤长靖快乐的嗦着棒棒糖,满面红光。
   
    经过林彦俊超长年累月的摧残,他的胆量怎么可能一成不变。之所以配合出演,不过是宠他罢了。
   
    陈立农无语凝噎。
   
    行吧,就当做这是你们夫夫之间的情趣吧。但是——
   
    陈立农很想吐槽。
   
    你们夫夫恩爱和我有什么关系?
   
    嗝。
   



指路小糖堆→奶糖biu的小糖堆儿

评论(58)

热度(1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