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biu

HDDP_先锋炮手

一个内心吵闹的暴躁老姐

【长得俊】知乎体:父辈之间有哪些令你动容的爱情?

    ♡架空
    ♡玻璃糖预警,不算he的he,不算be的be。
    ♡小尤智力缺陷预警
    ♡只是想讲一个关于『不离不弃』的故事
    ♡请勿上升正主
    ♡如有冒犯,删文致歉
   
    父辈之间有哪些令你动容的爱情?
   
    答主:匿名答主
   
    谢邀。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我父亲和我阿爸的故事。对,你们没有听错,在思想闭塞的以同性恋为耻的那个年代,我父亲和阿爸是一对公开的坦荡的同性恋人。
   
    我父亲是当地的商业巨贾,一只手掐着当地的经济命脉,与黑白两道都有不菲的交情。而我阿爸是当地的名角,人长得好看,戏唱得动人,每每登台总是一票难求。
   
    我父亲对戏曲一向不感兴趣,从未主动去过戏园,阿爸成名三年,父亲却对他一无所知。若不是海外回来的Justin叔叔非要听戏曲,父亲可能这辈子都无缘认识阿爸。
   
    缘分使然,父亲对阿爸一见钟情,想从戏园赎回阿爸。但那时的阿爸是当地最厉害的黑帮老大坤哥在罩,坤哥不发话放人,有再多的钱也无济于事。父亲只好亲自向坤哥要人,坤哥挑明,他不缺钱,只要阿爸肯和父亲走,他立即放人。
   
    狎玩戏子是名流之间心照不宣的龌龊,阿爸虽是戏子,却并不见钱眼开自轻自贱,登时拒绝了父亲。父亲不愿意阿爸误会,耐着性子循序渐进,用了两年时间才将阿爸拐回了家。
   
    狎玩戏子是司空见惯,但“追求”戏子属实是几百年来头一桩。这一段事闹得满城风雨,阿爸和父亲不知明里暗里受到多少嘲笑,当地人都在等着看他们的笑话,许多名流也怀着龌龊的心思,翘首企盼着阿爸被父亲逐出家门。
   
    五个月后,父亲广发婚帖,邀大家来家里吃酒。就在大家以为父亲终于厌弃阿爸收心娶妻的时候,一身喜服的阿爸迈进正门,与父亲拜堂成亲。
   
    人们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是一场惊世骇俗的两个新郎的婚礼。
   
    许多“位高权重”之人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当场便想闹事。坐在上位的坤哥皮笑肉不笑的掏出手枪“咣当”拍在桌子上,刚才还想吵闹的人们便立刻噤了声。婚礼得以顺利进行下去。
   
    那些人的下场如何不得而知,父亲一向不告诉我们这些不好的事,但我知道,父亲是很记仇的。尤其是对冒犯我阿爸的人。
   
    我五岁的时候才被阿爸和父亲从孤儿院领回家,据阿爸所说,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七年,二人世界过够了,就想要一个三口之家。
   
    我原本是不抱任何期待的,因为我听院长说,这次来的善人是想收养一个男婴养来继承家业,而我已经五岁,又是女孩,显然不合他们的要求。但挑到最后,阿爸却相中了我这个完全不合乎要求的女儿。
   
    父亲原本是不同意的,上上下下的打量我,表情很严肃,眼神有点可怕。阿爸一面要他不要吓唬小孩子,一边笑着摇他的胳膊,原本板着脸的父亲被他磨得忍不住笑了一下,颊边是又深又圆的酒窝。
   
    我突然明白阿爸为什么相中了我,朝父亲笑了笑。父亲看着我,一下子软化了表情,回头看着有点害羞的阿爸,终于点了头。
   
    我有一对和父亲一模一样的酒窝。
   
    后来阿爸揉着我的脸颊回忆说,见我第一面的时候惊呆了,因为我和父亲长得太像了,要不是他相信父亲,搞不好会误会我是父亲的在外面生的女儿。
   
    阿爸多虑了,我哪有这么好命能拥有父亲这样优秀的亲生父亲。我生身父亲是个酒鬼,他嫌我是个赔钱货,早就不要我了。
   
    我的新名字是父亲起的。Justin叔叔告诉我,我的名字是“林中有鹿,鹿鸣呦呦”的意思,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名字很诗意,直到我十岁的时候,父亲才无意间提到,取名“呦呦”只是因为它谐音阿爸的姓氏。他没想过什么深远的东西,只单纯想把阿爸的姓氏和自己放在一起。
   
    啊,我对此丝毫没有异议,因为我早就习惯了,完全没在吃阿爸的醋。
   
    他们的“夫夫生活”一直过得很有情趣,父亲虽然严肃的时候居多,该浪漫的时候却丝毫不手软,比如他每天都要对阿爸说一句情话,开心的时候说得更多(真的肉麻而且土到掉渣),比如他经常会亲手制作和阿爸很像的兔子玩偶(做工很粗糙,很丑),比如阿爸生日的时候他买了足够包围了我们家的各种颜色玫瑰花(打扫起来很麻烦)。但无论父亲多么夸张都可以得到阿爸默契的配合,于是受到鼓励的父亲更加热衷于各种奇奇怪怪的“小巧思”,一坚持就是好多年。
   
    他们几乎不吵架,一个生气了另一个必然要去服软,有时候还会准备一些奇奇怪怪的“和好礼物”,偶尔来的冷战,也从来都不超过一天。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的,但命运却和我们开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玩笑。
   
    那天是父亲的生日,阿爸一反常态的很早就起了床,和父亲说有一点事要一个人去办。连当时十五岁的我都知道阿爸是要偷偷给父亲惊喜,父亲怎么可能不知道?于是父亲故意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第一次放任阿爸一个人出门。
   
    阿爸临出门时吻了吻父亲的面颊,很淘气的说,有句话,我知道你一直想听,等我回来告诉你哦。
   
    父亲点头笑着说我等你,但其实阿爸不用说,我们也知道是什么话。是“我爱你”。
   
    阿爸深爱着父亲,他不像父亲那样常常将“我爱你”挂在嘴边,他习惯用其他的话来代替。“你好帅”是“我爱你”,“你真好”是“我爱你”,“好好吃”是“我爱你”,“永远在一起”是“我爱你”。
   
    父亲一直很想听他毫不遮拦的说这一句,可到最后也没有机会听到。
   
    Justin叔叔赶来的时候父亲正在做粉蒸肉。阿爸贪吃,父亲会做很多好吃的菜。
   
    屋外急迫的敲门声打断了父亲的忙碌,一声一声仓促且响亮,我要去开门,父亲却察觉到一点不同寻常,一边阻止我,一边擦着手出来开门。
   
    门外是满手是血的Justin叔叔。Justin叔叔带着哭腔对父亲说,他出事了。他在回家的路上,被楼上掉下来的招牌砸中,已经送去医院抢救了。
   
    父亲登时急了,来不及解下围裙就往外面冲,Justin叔叔拉住了他,红着眼睛指我,他说,带上孩子,如果……情况不好,让他见孩子最后一面。
   
    父亲的身体僵了僵,回身一把抱起我往外面冲。
   
    我知道“最后一面”意味着什么,吓得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喊“阿爸”,父亲把我抱在怀里拍着我的背安慰我,自己却悄悄红了眼眶。
   
    Justin叔叔没有说话。阿爸不在,没有人能安慰得了父亲。
   
    上天垂怜,阿爸最终脱离了生命危险。父亲抱着我,听医生说那些晦涩难懂的词汇,然后颇带遗憾的总结,通俗点来讲,他的生命没有危险,但智商会受到影响。
   
    阿爸傻了。
   
    我抱着父亲的手臂嚎啕大哭,父亲却长长舒了口气,说,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
   
    温热的液体沾湿我的头顶,我惊讶的抬头,看见父亲带着笑意,眼泪顺着脸颊哗哗的流。酒窝里满满盛着的不是笑意,全是苦涩的泪水。
   
    Justin叔叔递给父亲一个沾着血的摔坏的礼盒,哽咽着说,他昏迷前还紧紧的拿着这个,说如果有万一,让我替他说祝你生日、生日快乐……
   
    阿爸没有让Justin叔叔替他说“我爱你”,可能是因为他知道,爱父亲这件事情,没有人替得了他。
   
    父亲接过蛋糕盒子,一口一口抓着吃里面摔烂了的蛋糕,他对我说,“呦呦,以后阿爸不能再照顾我们了,你要当他是弟弟,和我一起好好照顾他,好不好?”
   
    我满口甜腻腻的奶油,本应该开心,却哭着点头。
   
    阿爸变成一个很麻烦小孩子。他总是哭,陌生的环境加上伤口的疼痛经常让他哭得一整层都听得见。
   
    父亲一点办法都没有。阿爸将他们过去十年的感情忘得一干二净。阿爸不认识他。
   
    于是父亲开始从头向阿爸介绍自己,从姓氏名字性别年龄这点小事开始一一介绍。阿爸听不懂,父亲也不生气,还是一遍遍的从头教他。
   
    父亲开始常常笑,耐心也开始变好。父亲的前半生一切顺遂,却经常严肃的板着脸,看起来心情不好的样子。不幸发生之后,他却大部分时候都在笑。
   
    他和我说,我不想你阿爸怕我。
   
    他只吓哭过阿爸一次,感冒的阿爸发脾气不肯吃药,父亲冷冷的瞪过去,吼他,“快给我吃下去!”连我都吓到腿软,阿爸更是登时吓到嚎啕大哭,躲在我身后,不让父亲靠近。
   
    父亲脸色不太好看,强行把阿爸揪出来,硬逼着阿爸吃药。
   
    当我终于欣慰于父亲不再无休无止的纵容阿爸的时候,当晚阿爸就坐在父亲肩上“骑大马”,指挥着父亲带他去摘他垂涎已久的圣诞树上最高的那颗星星。
   
    父亲咬牙撑着阿爸,两只手牢牢握着阿爸的小腿,汗顺着他的脸颊潺潺的流下来。很吃力。
   
    阿爸生病后吃得很多,变胖了,人也变得没有以前好看。
   
    我看着还在振臂高呼“骑大马好玩!”的阿爸,忧虑的提议给阿爸少吃一点,父亲却继续给阿爸夹菜,看着阿爸吃的幸福洋溢,就笑,“放心,你阿爸再重我也抱得动。”
   
    我嗅着父亲身上红花油的味道,突然有点鼻酸。父亲不再年轻了,可还像年轻时候一样,对不再漂亮的阿爸那么好那么好。
   
    吃完晚饭,父亲开始教阿爸唱戏。
   
    阿爸生病后记忆力变得很差,也不认得字,做什么都显得笨拙,只有唱戏这件事情,他依旧有着奇特的天赋。
   
    父亲教一句,他就学一句,只一遍,阿爸就可以从头到尾完完整整的唱出来。
   
    阿爸第一次唱的时候父亲眼圈都红了,他轻声告诉我,这是你阿爸教我的第一句词,“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阿爸在那边唱得很专注,父亲却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轻声的说,以前都是你阿爸教我唱曲的。
   
    他沉默了半晌,突然哽咽了,呦呦,我这辈子还能等到你阿爸重新爱上我么?
   
    我看着阿爸不知世事的单纯笑脸,违心的说着,“阿爸知道的。”
   
    父亲苦笑着摇头。谁能指望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懂什么爱情呢?
   
    阿爸生病后,父亲很努力的享受着他的改变,努力过好现在的生活,可是这些长在心里的倒刺总会不时的冒出来蛰他一下。曾经说着永远不会离开他的阿爸,到底是走丢了,再也回不来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阿爸和父亲慢慢变老,我一点一点长大,终于从大学毕业,继承了家里的事业。
   
    或许是父亲一辈子都不缺钱的缘故,他反而对金钱看得很轻,我第一天上班的时候他就对我说,“呦呦,你若是喜欢,就好好打理,若是嫌它无趣,就把它卖给别人。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你过得开心就好。”
   
    阿爸不懂父亲在说什么,却一直笑呵呵的拍着手,重复着说,“开心!呦呦开心!”
   
    我笑着点头。身上的压力登时少了大半。
   
    意外发生在一个月后的早上,我正在开会,突然被秘书小姐打断,急急忙忙的要我去接电话。
   
    我一接起就听见电话那头阿爸一边大喊着“俊俊不要死”的嚎啕哭声,还有父亲一叠声的慌乱的安慰。
   
    我喂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和秘书点了个头便开车回了家。
   
    回到家我的心就落了一半,父亲没有大碍,只是不小心被窗户磕破头。
   
    我开车带他们到医院,阿爸哭到抽搐,仍然紧紧抱着父亲不肯松手,谁说什么也不信。
   
    缝针的时候阿爸坐在父亲怀里,被父亲捂着眼睛,我蹲在他脚边,握着他的手,学着父亲的语气给他讲笑话,阿爸终于安静的睡着了。
   
    我把阿爸安顿在隔壁的病床,将被子给他盖好,回头看到裹着纱布的父亲沉重的看着我,说,呦呦,爸爸求你一件事情。
   
    我大抵能想到是什么样的事情,眼泪一瞬间就涌上来。我听见父亲说,如果我哪天发生什么意外,你一定要像我照顾阿爸一样照顾他。
   
    我忍着鼻酸郑重的点头,心里却知道,没有人代替得了父亲。就算我拼尽全力,也不及父亲对阿爸的十分之一。
   
    比如喂阿爸吃水果的时候,阿爸一皱眉,父亲就说,刚才葡萄太酸了我们不吃了,一噘嘴,父亲就知道芒果好吃要再来一块,一扬眉,父亲就知道他相中了没剥皮的那根香蕉。
   
    我已经足够了解阿爸,但比之父亲与他的默契,我还远远不够。我没有能力解读阿爸每个微表情的含义,听不懂阿爸没头没尾的问句,猜不透阿爸没有表情的时候是开心还是难过。如果阿爸难过,我不知道如何能止住他的哭声,如何能让他快点重拾快乐。这些都是我努力过却仍然做不到的事情。可是我不能说。就算是我撒谎也好,如果真的走那么一天,我希望父亲可以稍微放心的走。
   
    阿爸和父亲都不年轻了,我却抗拒着思考这样的问题。无论先走的是谁,父亲都太可怜了。我不敢想。
   
    我有点忍不住眼泪了,父亲笑了笑,突然就问我,呦呦打算什么时候谈男朋友啊?
   
    我这些年一直单身,父亲从来不过问,今天不知道怎么,突然变得感性了。
   
    我摇头,“我想找个像爸爸这样的男人。”
   
    不离不弃,情比金坚。这大概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吧。
   
    阿爸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噔噔噔”跑过来抱住父亲的手臂,怒视我,“不给!我的!”
   
    父亲噗嗤一声笑了,很宠爱的摸着阿爸卷卷的头发,“你的,你的,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
   
    父亲说谎。明明好多年轻漂亮的男孩女孩争先恐后的想给他当小老婆,但都被他以雷霆手段赶走了。
   
    阿爸变成这样,父亲也从来没有欺负他傻,在外面养一朵能让他轻松一点的解语花。
   
    我想找一个像父亲这样的男人,怕是要等很久,很久。
   
    年初,我终于谈了个男朋友,我和父亲说,他是个医生,长得不好看,赚的也不多,但对我很好。父亲沉默良久,说,改天带来看看吧。
   
    我带男朋友回家吃了顿饭,出来的时候,我男朋友说,我终于知道你以前为什么不谈恋爱了。
   
    他眼睛里有憧憬的火焰,他对我说,你听惯了情话,所以不会被甜言蜜语迷惑,你见惯了各种玫瑰,所以不会执着于一束鲜花,你见过极致的浪漫最赤诚的真心,所以能打动你的,只有爱情。
   
    他说,我会像父亲爱阿爸一样爱你,无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
   
    我们的婚礼在一年后的五月。我丈夫的父母和我的阿爸父亲作为长辈出席。
   
    我们办的是新式婚礼,牧师拿着黑色的圣经引领我们宣誓。“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您、珍惜您,对您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牧师说,新郎可以亲吻您的新娘了。
   
    丈夫眯着眼睛笑着说“我爱你”然后低下头亲吻我。
   
    浅而温暖的一个吻。
   
    我余光看见阿爸呆呆的看着我们这边。突然像想通了什么一样,勾住我父亲的脖子重重吻了上去。
   
    我听他说,我爱你。俊俊,我爱你。
   
    我看见阿爸抱着父亲的脖子,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郑重其事的说,我爱你。
   
    像我父亲一直期望的那样。
   
    父亲哽咽着抱着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不停地点头。
   
    我知道,他们之间唯一的那一点遗憾,今天终于圆满。
   
   
   
   

指路小糖堆→奶糖biu的小糖堆儿

评论(105)

热度(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