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biu

HDDP_先锋炮手

一个内心吵闹的暴躁老姐

【农坤】分手旅行 04

    04
   
    一直被陈立农放在心尖尖上宠爱的人已经卑微到开口求饶,陈立农再如何铁石心肠也无法直面说出拒绝的话,况且他对蔡徐坤的要求一向毫无原则全盘接受。
   
    他站在原地,沉默半晌才挣了挣被牢牢握住的手腕,顾左右而言他,“我把包包放到客房去。”言外之意是准备留下了。
   
    “别住客房了……”蔡徐坤惊喜的站起身,下意识的讨价还价,见陈立农不赞同的微微皱起眉头,立刻敛下睫毛,小声说,“我只是……想和你睡一块。一个人睡很冷,我昨晚被冻醒好多次。”
   
    蔡徐坤体质寒凉,动不动就手脚冰凉,每次睡到迷糊的时候都要将手脚塞进陈立农的怀里借他的体温取暖。

    昨晚他因找不到热源而惊醒的时候,一定很难过。
   
    陈立农看着他紧张到来回抠自己通红的手心,心里沉沉叹了口气,转身从衣柜掏出一个大袋子,从里面拿出电热毯给他铺好,调好温度,然后将空调也调整到适宜的温度,“这回不会冷了,早点睡吧。”他低头拎过放在墙角的包包,快步走出房间,假装看不见蔡徐坤暗淡的眼神。
   
    客房的被褥和酒店一样,一点都不好睡。陈立农窝在被子里,嗅着被子上陌生的气味,有点想念主卧那张香香软软的大床。
   
    坤坤他一定也在失眠。
   
    陈立农看着白惨惨的天花板,一点睡意也没有,心里闷得厉害。
   
    时间慢慢的流逝,转眼已是深夜,陈立农辗转难眠,正头疼着,他这一间的门突然被轻轻推开。陈立农想得到是谁突然造访,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细碎的脚步声慢慢靠近,伴随着细微的布料摩挲的声音,陈立农感觉到身侧的床垫微微的陷下去。
   
    一只冰凉的手指探进被子,小心翼翼的勾住他的手指。
   
    侵略者长长舒了口气,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陈立农眯着眼睛,借着晦暗的月光看见蔡徐坤闭着眼睛在床边蜷成小小一团,再向外就要掉下去。身上只搭着一个小小的薄毯,冷的只打哆嗦,却连被子都不敢借用。

  蔡徐坤怕吵醒了陈立农会被他毫不留情的赶出去,又不甘心毫无存在感的睡在他身边,于是只将一根手指委委屈屈的探进他的被窝,固执的与他相接。
   
    陈立农突然觉得他好可怜,鼻子有一点酸。
   
    他顺着那只温凉的手指握上蔡徐坤的手腕,使劲一拉,同时掀开被子,笼罩住蔡徐坤温凉的身体,在蔡徐坤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将他整个人窝进怀里。
   
    他感受着掌下凉玉一样的肌肤,嗅着蔡徐坤满身的药膏味,想,不分手了。
   
    等这次旅行回来,他就告诉他,再也不分手了。
   
    就算未来三十五十年还是这样被忽略着过,就算要一辈子都无理由无原则的付出,他也不能放开他了。
   
    只需要这一天,陈立农就彻底的明白,除了离开蔡徐坤这件事以外,其他的事情,他都能忍。
   
    他永远无法对蔡徐坤狠心。即使他提出分手,他也依旧是那么爱他。
   
    离不开,放不下,就只好认了。
   

 

(寒碜的字数。挤牙膏一样。滑跪了。)
(4月份的脑洞6月末圆,还没有大纲,嗯,都忘得差不多了。)
(正主这么甜我居然要昧着良心写“分手”主题。不要怪我没灵感,要怪就怪哥哥弟弟太甜让我无从虐起。)
(下一章什么时候?)
(不知道。)
(溜了溜了。)

评论(32)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