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biu

HDDP_先锋炮手

一个内心吵闹的暴躁老姐

【长得俊】吵架

    ♡一发完小甜饼
    ♡ABO,秘密同背景。
    ♡伏特加alpha橘×奶油Omega柚
    ♡时间线:已恋爱,已同居
  
   
   
    林彦俊和尤长靖吵架了。
   
    尤长靖满脸沮丧的朝陈立农和陆定昊抱怨的时候,只得到一句异口同声漫不经心的“哦”。
   
    小情侣吵架本就是和吃饭睡觉上厕所一样理所应当稀松平常的事情,尤长靖和林彦俊平时也没少拿吵架当调味,反正吵破天也不会分,但这一次,战线显然拉得有点长。
   
    林彦俊已经三天没有和尤长靖讲话了。
   
    尤长靖沉沉叹了口气,满脸的苦大仇深。同居的第一个月,生活习惯上的差异让他们产生了一些无法避免的矛盾。
   
    尤长靖先生瘪着嘴萎靡的瘫在沙发上,黑眼圈快要耷拉到下巴,满脸菜色。
   
    陆定昊嫌弃的咧嘴,“这都几天了?怎么还是要死不活的?你们到底怎么了?”
   
    一直围观的陈立农立即支棱起耳朵,睁着懵懂的下垂眼凑进来,身上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尤长靖像是被点燃了引信,一下子直起身子,悲愤的拍桌怒吼,“林彦俊他真的很不讲道理!我只是把我们住的房子合理改造了一下,他就和我生气了!非逼着我改回去,不改就不和我讲话!不讲话就不讲话,谁怕谁啊?他这是在威胁我,我才不要认输!”
   
    陆定昊和陈立农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对他们xxj式吵架方式表示嫌弃。
   
    但话说回来,林彦俊和尤长靖刚刚同居的时候有邀请他们去做客,那时候尤长靖还对他们“爱的小屋”赞不绝口,怎么才几天功夫就闹成这样了?
   
    陈立农试探着问,“怎么了?不是住得好好的?有什么问题?”
   
    尤长靖像是一个气鼓鼓的河豚,鼓着脸颊,小胖手使劲的戳桌子,“很大很大的问题!我真的需要把卫生间和浴室分开一下。林彦俊他很夸张!他洗澡最少要一个小时!整整一个小时!有时候要两个小时!最过分的一次三个小时!我还以为他晕在里面了!每天至少洗两次!每次我想用卫生间的时候都要等他出来!这样下去我迟早膀胱爆掉!真的很麻烦!”
   
    陈立农不解,“你们老夫老妻还要这么客气的么?直接进去用啊。”
   
    陆定昊一边搅动手里的咖啡,一边“呵”了一声,“你会不会太天真了?尤长靖进去浴室还出得来么?”
   
    陈立农秒懂,看着尤长靖瞬间爆红的脸小小的“哇”了一声。
   
    是啦。他是因为实在受不了高频率的浴室p.l.a.y,才想着赶紧改造浴室。
   
    可能是因为初.夜和标记都发生在浴室的缘故,林彦俊对在浴室,做,爱仿佛有了特殊的情结,三天两头惦记着在浴室里来一发。但尤长靖由于体力不是很好关系,对浴室play非常抗拒,只在最开始的时候被林彦俊套路过一次。事后,他揉着自己快断掉的腰痛定思痛,从此对林彦俊想把他拐进浴室的套路十分警觉,几乎可以完美防御。
   
    吃不到融化在温水里的甜奶油,林彦俊当然不甘心。尤长靖心眼活,他索性不去说花言巧语给他下套,只无限延长洗澡时间。
   
    尤长靖可以不听大猪蹄子的鬼话连篇,总做不到不上卫生间,于是林彦俊还是心满意足的抓到跑进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的尤长靖,压在墙上干了个爽。
   
    林先生吃饱喝足神清气爽,尤先生可怜的腰又酸了两天。
   
    来回两次,尤长靖就受不了了,趁林彦俊去外面出差,把浴室和卫生间彻底改造了一下。
   
    于是,满心欢喜的买了新口味润.滑.剂和套.套准备大干一场的林彦俊,不出意外的生气了。
   
    尤长靖满脸不服气,朝陆定昊和陈立农抱怨,“你们来评评理!明明是林彦俊他不怀好意,居然还要怪我改装房子没有知会他是不尊重他!真的很不讲道理!他去生气好了!我这次才不要哄他!”
   
    陆定昊翻他一个白眼,“那你要怎么样?和他置气你不难受是不是?”
   
    尤长靖顶着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时语塞。
   
    “林彦俊没什么错。”陆定昊打量他日渐丰腴身材,嫌弃的说,“你现在体重还能看是不是?我看你还是配合他好了,正好锻炼身体,还可以当减肥。”
   
    陈立农默默闭上耳朵。纯洁的我不知道你们在讲什么。
   
    “喂!”尤长靖恼怒的推了陆定昊一把,“你到底哪一边的?”
   
    陆定昊理直气壮,“不好意思。我只是说一下合理化建议。”
   
    尤长靖瞥他,“那还是请你闭嘴吧。”
   
    陈立农默默举手,“嗯……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啦,一件小事而已,你们两个都不低头要闹到什么时候?虽然彦俊也有不对的地方,但是你都没有和他好好谈一下就抹杀他的情趣,不太友好诶,他大概会伤心吧。”
   
    尤长靖回忆着林彦俊气势汹汹还带着惊讶与沮丧的脸,终于后知后觉的感到愧疚了,眼神慢慢柔软下来,“我没想那么多……”
   
    陆定昊和他这么多年好朋友,一看他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心里笑的同时嘴巴还要损他一下,“你的宝宝俊还在家里等你,只要你一句软话就继续乖乖给你当厨师,你还不快点回去?”
   
    尤长靖撑着额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抓起背包,草草留下一句“拜拜”,一溜烟的跑远了。
   
    陈立农看着他的背影叹口气,“终于搞定了。我真的再也不想看林彦俊的臭脸了。”
   
    陆定昊点头,深表同意。
   
    林彦俊果然在家。他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看着被改造过的浴室。
   
    尤长靖刚要朝他走过去,林彦俊就脸臭臭的从沙发上起身,从尤长靖身侧穿过去。
   
    “林彦俊。”尤长靖回身,拉住林彦俊的衣摆。
   
    林彦俊的冷脸融化掉一点,声音还是很冷,他指着多余的那面墙,“我有说过,这个东西不拆其他事情没得商量。”
   
    尤长靖的眼睛亮晶晶的眨了眨,两步走到林彦俊的跟前,声音软绵绵腻乎乎的说,“那么午安吻可以么?”
   
    他轻轻的踮起脚尖,仰起头,恰到好处的身高差令他粉色的唇瓣停在林彦俊的下巴前面,只要林彦俊微微低头就可以吻到。
   
    他的吐吸热热的拂过林彦俊的唇瓣,奶油甜香里带着一点蓄意勾引,他软乎乎的问,“林彦俊,我已经踮脚了,你要不要低个头?”
   
    林彦俊的面色彻底和缓,低头轻轻吻了吻尤长靖的嘴唇,然后别扭的重申,“你不要误会了。我是因为不想吵架才低头认输,那个破东西还是要拆掉。”
   
    “好了好了。”尤长靖点头,“明天就拆明天就拆。”
   
    “那今晚……?”林彦俊挑眉问他。
   
    尤长靖在心里为自己小小的默哀一下,扬着笑脸吻了吻帅哥脸上的酒窝,“好啦好啦。听你的。”
   
   
    (这么简单的双关应该能看得懂吧?小柚率先传达出求和的讯号,小柚说的低头,一方面指低头吻他,一方面指低头认错。)
   

 石墨 

石墨 防吞
戳我

指路小糖堆→奶糖biu的小糖堆儿

评论(26)

热度(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