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biu

HDDP_先锋炮手

一个内心吵闹的暴躁老姐

【农坤】分手旅行 05

    05
   
    第二天居然是蔡徐坤醒来得更早一些。
   
    陈立农睁眼后看见的第一幅画面就是蔡徐坤顶着一个支棱在头顶上的小辫子眨巴着眼睛趴在他的胸口。见他醒了,就眯着眼睛笑着亲了亲他的脸颊,“农农,你醒啦。”
   
    心情还蛮好的样子。
   
    是了,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昨晚陈立农的纵容大概给了他更多撒娇的底气。
   
    陈立农哑着嗓子“嗯”了一声,推了推趴在他胸口的人。“起来啦。我要起床了。”
   
    一如既往地温和。
   
    蔡徐坤乖乖的“哦”了一声,飞快的直起身子,挠挠自己毛茸茸的后脑勺,“那你先收拾,我先出去了。”随即飞快的跳下了床,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陈立农决定不理会他有点怪异的举动,自顾自去浴室洗漱,而当他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居然听见厨房传来“滋啦滋啦”的热油沸腾的声音。
   
    蔡徐坤并不会做菜。而且他笨手笨脚的,很容易受伤。
   
    陈立农心里“突突”一跳,毛巾随手一扔,快步的朝厨房走过去。蔡徐坤正拿着一碗打好的鸡蛋,带着莫名的冲劲儿一股脑将蛋液倒进锅子里。
   
    伴随着“滋啦”的一声脆响,锅里的热油因为蔡徐坤粗鲁的动作而剧烈翻腾,仿佛下一秒就会扑在他饱受蹂躏的手上。陈立农看得心惊肉跳,一把将蔡徐坤拽到身后,抢过锅铲翻炒起来。
   
    “饿了就和我说啊!你不会做菜,这样很危险的!你之前打水果皮都会切伤手指的,你忘了么?”语气因急切而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蔡徐坤看陈立农仿佛不太开心的脸色,气势慢慢弱下去,抠着手指小声的为自己辩解,“农农……我就是想给你做个早餐……”

   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对我。
   
    陈立农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点伤人,回头看蔡徐坤带着委屈的脸,轻声说,“对不起。”
   
    ——我只是太担心。
   
    ——我一直很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受伤却什么都做不了。
   
    陈立农看他红肿的手掌,又看他含着委屈和茫然的眼睛,深深的叹气,又说了一句,“坤坤,对不起。”
   
    玫瑰美却娇弱,受不得任何委屈。
   
    当初玫瑰还无主的时候,许多园丁循香而至,无一不想将这朵玫瑰私人珍藏。
 
    园丁们个个标榜自己的手艺天下无双,尤其会照料玫瑰。而陈立农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园丁,单纯而稚嫩,真诚而野蛮,比其他园丁都显得笨拙。但玫瑰就是看上他,不顾周围的闲言碎语,把自己连盆带土打包交给了他。
   
    第一次养花就被委以这样的重任,陈立农没有任何的经验可以借鉴,只能挖空心思把自己想得到的全部的无论他需要的不需要的想要的不想要的通通都塞给他。
   
    陈立农只是害怕。他打败了远比他优秀千百倍的人,承载着玫瑰独一无二的期许,于是偏执的觉得玫瑰任何一点不舒心都是他的罪过。
   
    他太喜欢了,太在意了,太卑微了。
   
    所以才会觉得累。累到难以负荷。
   
    “对不起。”陈立农又说,他回身抱住蔡徐坤消瘦的身体,压着他的后脑枕在自己肩膀上。“对不起。
   
    他感觉蔡徐坤轻轻摇头,“是我的错。农农,是我不好。”他的语气很软很软,手指却紧紧抓着陈立农腰侧的衣襟,“你说过的,我都会改掉。”
   
    “我会每天按时吃饭睡觉,注意身体,不要你再担心,我会把工作和生活安排好,绝对不会再冷落你,我会好好学习怎么样照顾你,我还会每天说我爱你。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陈立农抱着他,轻轻的摇头。
   
    坤坤,你不要向我求饶。
   
    你已经很好了。是我的错。是我,一手将你捧上神坛又擅自对你失望。
   
    蔡徐坤却以为他的摇头是拒绝。他紧攥着衣衫的手指僵了僵,慢慢松懈了力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是这样!
   
    明明都说了要一辈子陪在我身边,一辈子对我好的,为什么到最后还是打个招呼就走掉?
   
    为什么一边说着不是我的错,一边抛弃我,连改正的机会都不给呢?
   
    蔡徐坤低垂着头,陈立农看见他的眼泪顺着下巴大颗大颗的滴落。
   
    他正无措着,就听蔡徐坤哽咽着说,“我讨厌你了。陈立农。”
   
    他睁着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向陈立农,声音软得一塌糊涂。
   
    “我怎么才能留住你呢?你告诉我。”

(为什么旅行还没开始。我到底在唠叨什么?)
(坦白讲,我是哥党,最爱的是酷帅狂霸拽的奎哥,如今我却在搞小玫瑰。)

最后,自带糖堆儿→奶糖biu的小糖堆儿

评论(32)

热度(222)